→ 左岸讀書,一如既往。

疫情下的失業失戀大齡女青年

2020-04-01 . 閱讀: 623 views

文/陳玫瑰

2020年3月17日,我被裁員了

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被裁員。

天啊,我30歲就開始了就業危機嗎?

我立馬給小姚打電話,痛斥了這家公司慘無人道,真是一家很糟糕的公司。

小姚安慰我說:“你可以借這個機會想想,自己想要的是什么?”

我認認真真地想了幾天

我開始投簡歷,投了10個工作,只有1家要面試,認真考慮后覺得不太合適

我又開始投簡歷

于是我趁著上班摸魚時間,打卡B站,聽課學習,每天一小時

------------分割線-----------

2020年3月24日,我失戀了

小姚喝醉酒跟我聊天,聊著聊著,畫風突變。

小姚說:我對你很難過,你不是我想找的那個人。

我好像在艷陽之下被潑了一盆冷水,我們不是都好好的嗎?上禮拜才見面的啊?你喝酒之前還是好好的啊?我到底怎么了?你到底怎么了?我們到底怎么了?

我一遍一遍問為什么?

但我始終得不到答案,我很想罵人,但是我對你卻說不出口。

接下來每天都是負能量的循環

像一具行尸走肉

深夜哭泣,白天瞌睡,下班補覺,半夜深思;深夜哭泣,白天瞌睡,下班補覺,半夜深思

這就像一個大窟窿,時間越長,窟窿越大

我冷靜下來,也許他已經壓抑了很久吧

而我的眼睛一天比一天干澀,我也哭不動了

過了兩天,我收到了銀行還信用卡的短信

我的銀行卡和余額寶已經所剩無幾,今年的存錢目標,已經遙遙無期

而我最多只能養得起自己半年了

雖說失業比失戀的后果嚴重,但是當前失戀帶給我的精神壓力遠遠超過了失業

現實很殘酷,也很可笑,看到大學同學在疫情期間求婚成功,羨慕不已

我開始搜索知乎上的答案,疫情期間分手是為什么?

但是我找不到讓我滿意的答案

我躺在床上問自己一千遍

我每天要頂著桃子眼睛去面試嗎?別人會給我工作機會嗎?難道我每天的生活里只有這個男人嗎?我們之間怎么了?他重要嗎?

而我突然意識到,我需要立馬振作起來,一看短信:呵,原來我還有房貸沒還,下個月又有押一付三的房租。

現實天天都在打醒你,告訴你別一直哭泣,生活還要繼續。

左岸記:現實就是這么殘酷,有時會是滿滿的惡意還無解。失業意味著生活會陷入困境,失戀則從心靈上遭受打擊。所以,要借此機會,重審工作的意義和自己的能力,也看清人性人心,驗證“疾風知勁草”的真情假義。對,人最后都只能靠自己,那些打不倒的,最后都會讓你變得更加強大。

左岸

愛讀書,愛生活!

3 Comments On 疫情下的失業失戀大齡女青年

  1. 周國平《習慣于失去》。
    村上春樹:有時候,失去不是憂傷,而是一種美麗。

  2.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,可能是負能量引發了負能量

  3. 不要猶豫,不要迷茫,就是干

發表評論



河北排列期开奖结果今天